您现在的位置: www.585858cn.com  >> 教师频道 >> 培训学习 >> 正文

被捆绑的语文教学该如何解缚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90 更新时间:2017-2-15

 

易成丽

使沙漠如此美丽的,是它在某处藏着一眼泉水;

使语文可以美丽的,是她在某处藏着一脉灵动的自然内涵。

——题记

总结一下如今的语文教学,我觉得可以用以下的《三字经》来概括。教者“倦”,学者厌,两生烦,教学乱,习新典,秀可餐,移用之,效未显,领导急,抓成绩,厉教者,严学者,要提高,勿瞎搞,晰盲点,莫从众,终复始,始复终,堪可比,蜀道难。

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有道:“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批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如今的语文教育大都远离情感,教师“肢解式”的分析取代了学生对课文的整体感悟,冷静而客观的讲解使作品变得索然无味。长此以往,教学的依赖性和职业惰性的存在所引发的授课内容无趣、学生思维惰性便成为了语文教学中最大的诟病。为什么学生会愿意花费更大的精力去学习英语,是因为英语这种异国风情更具有魅力吗?是因为学生对这种不熟悉的语言更有鉴赏力吗?是因为汉语已经淡出了当代人的可关注范围了吗?答案是No。是因为他们对英语产生了一种需要感。但是为什么学生不会对语文产生需要感呢?因为在教学过程中,他们没有收获应该有的感受,他们的情感是没有波澜的,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需要或者缺少语文上的某一种能力或者说他们没有意识到走近社会语文能够带给自己什么。在我们眼中,文本教材不过是传授语文知识、训练语文能力的例子,不过是考试范围内的内容而已。我们想到的更多是如何将文学作品中的知识点灌输给学生,想到的是各种考试可能会从哪一方面、哪一段出题,怎样才能使学生拿分或不丢分。这种融入骨髓的应试教育下的思想和工作压力使我们把活生生的文学作品转化成一道道僵硬死板的标准化试题,我们讲的是头头是道,学生听的却是云里雾里地想要去见周公。

德国文化教育家斯普朗格认为:教育绝非单纯的文化传递,教育之为教育,正在于它是一个人格心灵的“唤醒”,这是教育的核心所在。往一个人的灵魂中灌输真理,就像给一个天生的瞎子以视力一样是不可能的,长期以来,我们和学生的角色没有变化,一个是行为主体,一个是接受主体。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下,学生习惯于接受性学习,习惯于由我们把“已知”、“已会”、“已有”的东西传授给他们。我们一直扮演着搬运工的角色,把积累的知识像输液一样给了他们。韩愈在《师说》中有言:“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传统的传道受业解惑在现行社会是格格不入的,这种被训练出来的思想上的惰性和接受性学习所带来的“被动性”、“强制性”、和“简单重复性”,严重制约了学生探索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发展。所有学生的眼里只有一个“哈姆雷特”,所有的作品只有一个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中心思想”。然而,在他们的心灵深处,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需要,希望自己是一个发现者、研究者、探究者,而不是一个被接受者、被承载者、被约束者。这种需要和现实的偏差,是他们失去学习语文兴趣的根本所在。

冯友兰先生将人生境界分为四个等级: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语文教学亦如此,我们当有一颗“路漫漫其修远其。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初心,寻找出适合我们学生的教学方法,让语文在学生心里留下位置,也让语文和他们谈一场恋爱。我觉得我们可以进行“个性教学”和“对话教学”。

个性教学体现在两个方面:学生个性和教师教学个性。第一、善待学生的“另类”思想,给他们一份心理安全感和成功感,并鼓励学生标新立异,让他们真真切切地彰显个性。西方哲学把“个性”视为人之为人的根本,没有个性,便不会有人的真实存在。在语文教学中,我们可以把内容分为“小说”、“散文”、“记实时政”、“诗词”、“作文”几个板块,在这几个板块中,分量和波动最大的是作文。对于学生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在作文课上的畅所欲言,需要的是表达真实的自我。我们何不从作文下手,实施个性教学,让学生们的个性通过作文崭露头角呢?我们可以把一学期的部分作文时间放在平时,不规定写作的题目和要求,让他们记录自己的生活或是现阶段对生活有什么新的感悟,或是对自己和老师在下一个阶段有何期许,或是自己的课外阅读给了自己怎样的感悟。我觉得这样的训练可以让学生展现自己在写作方面的优势和个性,不会再为每一次作文课写什么而烦恼。当然,课堂练习不能因为课后随笔而有所松懈,我们只是换一种更符合学生心理的方式来进行训练。课堂练习的论点要与实事和当前趋势有关,要更符合学生的生活现状和生活氛围。第二,教师教学个性要在课程建设上有所彰显。我们的备课基本都是一周一次集体备课,这样的备课方式可以让各位老师之间取长补短,我们应该做到“同课异构”、“异课同构”,即同而求异,异而求和。同课异构是指使同一教学内容通过不同的教学设计承载不同的课程目标。从我们的教学内容上来看,课本文本本身蕴含的教学资源是非常丰富的,我们可以在课程目标、教学目标、教学重点、教学流程等方面做出不同的课程设计,从相同的道路进入,最后的终点和收获是不一样的,同时还为我们提供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广阔空间,取得一种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效果。而异课同构即指同样的课程目标在不同的教学内容中得以实现。这给人一种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感受,我们从不同的入口进入,最终目的就是完成课程目标。这样的教学不仅会给学生每节课以不同的感受与期待,同时也能让我们在观课中得到不一样的启发进而借鉴来充实自己的课堂。在这种不同的相互学习中,我们就会得到提升,并找到更好的教学方法,同时得到学生的认可,这种一石三鸟的方法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对话教学就是让学生和我们同时成为行为主体,在课堂是把言语权下放给学生,讲究的是互动,是学生和教师这两个主体之间的对话,这种信息交流和分享,可以刺激学生的思维,同时也可以给我们的教学思维注入新鲜的血液。在对话教学中,我们可以通过角色转换来实现学生的成就感、参与感和自我肯定。所谓的角色转换就是让学生自己当老师,自己准备课堂,写课件,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办公室借给学生,在讲下一节课之前,把教学任务分派给其中一位同学,让他准备下一节课的教学,并给予他全部的所需与支持。在这个过程中,他会收获很多只是坐在下面听而无法得到的东西,并且得到胆量的锻炼和知识面的提高。同时,学生讲课也可以给我们不一样的东西,我们都是老去的那一代,新一代的他们对文本会有最新和最具思想的认识,不一样思想的碰撞也会引起思考和辩论,这对于活跃课堂气氛、提高学生参与积极性、挖掘学生的闪光点等等都有意想不到的作用。福建大学文学院教授潘新和说:“读多少书,读出了多少,读出了多少自己的发现和创造,永远是衡量一个语文老师智慧水准和教学效果的潜规则”。在这种对话教学中,我们的一次实践,就可以收获很多自己读书所不能收获的东西,完善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学生的完美素质。

当然学校的教育不只是教者和学者之间问题的协调,还需要管理者发挥作用,做一个合格的粘合剂。教育家傅斯年有言:“教育之整顿,学风之改善,其关键皆自上而下,都不是自下而上。”作为学校的管理者,应该为老师和学生创造一个和谐美好舒畅的教学环境,应该及他人所想之所想,及他人所需之所需,采用人性化的管理,尊重人的需要层次理论,满足教者和学者的需要,在两者之间做一个很好的桥梁。

语文教学一直在教学大纲和教授经验的捆绑下举步维艰,这样的语文教学已经失去了她本该拥有的文学模样。也许曾经的我们只想简简单单地教语文,只想轻轻地吟读语文,只想慢慢地感受语文,只想在花非花雾非雾的浪漫模糊中偷偷看一眼语文。也许现在的我们找不回那时的温度,但是,不要喧嚣,不要浮躁,静下心来,重拾最初的语文,回味那时的味道,也再让自己和学生一起用行动和语文谈一场不说再见的恋爱。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